头条网 信 息 就 是 力 量 —— 张晓科 全国疫情 ×

700家明星工作室,在“撤退”中阵亡

    700家明星工作室,在“撤退”中阵亡
      昨天(9月12日),#年内700多家艺人经纪公司注销#成为各大社交平台的热议话题。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9月12日,以工商登记为准,2021年以来超过700家涉及艺人经纪的企业被注销。其中,仅6月份注销数量便超过100家,平均下来每天至少有3家企业被注销。
    700家明星工作室,在“撤退”中阵亡
      部分知名艺人工作室注销情况

      一波艺人经纪公司注销潮,正在娱乐圈“人传人”。

      在疾风骤雨中撤退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超1万家经营范围含“艺人经纪”的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企业。

      以这一万家企业为样本,在分类上,64%的艺人经纪相关企业分布在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内,24%的相关企业分布在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内。

      至于注册资本,超4成艺人经纪相关企业的注册资本在200万以下,22%的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1000万以上,其中个人独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占比达99.6%。
    700家明星工作室,在“撤退”中阵亡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在于,这些企业中的绝大多数都在2012年以后成立。如果仅从每年企业注册数量上升的趋势来看,2014年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节点。

      自此之后,国内艺人经纪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年度注册数量骤然提升,增速曲线也变得越发陡峭。比如,2016这一年,艺人经纪相关企业年注册增速高达99%,而2018年新增艺人经纪相关企业数量超3000家,是历史增量最多的年份。

      另一个重要的节点,则发生在2020年。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2020年间,每年都有超过1000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被注销,而2021上半年注销数量仍在持续攀升,仅2021年6月份就有超100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被注销;反观艺人经纪相关企业的年注册量,则与注销量形成了明显的“剪刀差”。
    700家明星工作室,在“撤退”中阵亡
      其中,2021上半年关联企业注销的艺人不乏一线明星,魏大勋、邓超、唐嫣、文章、马薇薇、赵本山、朱正廷、孟美岐、吴宣仪、沈腾、井柏然(按注销时间顺序)等赫然在列。

      如果再具体到明星本身,以郑爽为例,她曾担任7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因偷逃税被上海市税务局处以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2.99亿元后,除上海噶咕娱乐发展有限公司外,其余6家工作室中已有4家工作室处于被注销的状态。

      再以乐华娱乐旗下艺人孟美岐和吴宣仪为例,两人各自的工作室宁波高新区美昱杰文化传媒工作室和宁波高新区小选文化传媒工作室均在今年3月进行了注销。而在今年2月,演员井柏然则注销了象山信柏瑞影视文化工作室。

      至于掀起2019~2020年这波注销潮的源头,正是2018年全民热议的范冰冰事件——时间回到2018年5月29日,前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控诉范冰冰签署“阴阳合同”,旋即,该话题迅速引发媒体热议,随后霍尔果斯便出现了一波企业注销潮。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6月~10月,就有超过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其中包括徐静蕾、冯小刚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或持股的企业。最夸张的时候,仅《伊犁日报》8月27日一天就刊登了25则“注销公告”。
    700家明星工作室,在“撤退”中阵亡
      而2021年这一波注销潮,诱因可能是经过郑爽、吴亦凡、霍尊、张哲瀚、赵薇等事件的发酵后,监管不仅加大对劣迹艺人管控力度,还加大了对“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等行为的稽查力度,从而迫使“寄生”在各地的艺人经纪相关企业,开始自发进行“内部大清洗”。

      为何此前明星工作室遍地开花?

      其实,工作室属于个人独资企业的一种,主要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为了创业,个人工作室比有限公司注册门槛低,不需要融资、注册资金、股东等相对简单,可以省去很多个人麻烦和启动成本;另一种便是为了节税,很多高收入人群选择注册工作室与企业签约,比如律师、设计师、网红主播、明星、企业高管、技术骨干等。

      回到明星工作室的话题上,其设立原本是为了方便艺人进行演艺活动,同时保证艺人工作的自由度。但随着国内娱乐产业的蓬勃发展,大部分明星、艺人在赚取高额收入时,对如何降低缴纳税额动起了心思。

      一位不愿具名的明星工作室财务人员便告诉《中新经纬》 ,艺人注册的个人工作室属于个人独资企业,根据相关法规,工作室无需缴纳企业所得税,而核定征收税率相对较低。

      为此,一些收入较高的艺人还会成立多个工作室,每家工作室的人员不多,而由同一人成立的多家工作室可以分别纳税,不合并缴纳,这样又再次节省了税款。

      至于到底如何节省税款,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从业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道:

      “艺人在进行演艺活动时,一般通过经纪公司发工资或是个人名义接戏的方式获取劳务报酬,但由于明星片酬相对较高,根据目前个人所得税预扣率表,居民个人工资累计预扣预缴应纳税所得额超过96万元时,预扣率为45%,若走劳务报酬,超过5万元的部分预扣率则为40%,这意味着相关部分有一半要用来缴税。

      而设立工作室后情况则完全不一样,不仅税率有所降低,也不会以演员个人收入进行计算,而是变成相应的经营所得,再加上目前不少地区为了吸引企业入驻,会对相关工作室提供优惠政策,降低税率或是以奖励形式将部分纳税返还,这使得缴纳税额更低。”
    700家明星工作室,在“撤退”中阵亡
      至于霍尔果斯这样的“避税天堂”到底能够节省多少税款,此前当地一家代办公司人士对《等深线》记者算过一笔账:

      假设一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年收入一个亿,利润率为 30%,年利润则为 3000 万元,企业所得税应该是 = 利润 x25%=750 万元。但按照霍尔果斯特区享有的政策,前五年所得税全免,免税期满后,再免征五年企业所得税地方分成部分。而且在所得税减免之外,企业如果当年缴纳增值税、所得税、营业税、及附加税等当年留存地方税款还会按照比例进行奖励。

      除此之外,《北京商报》还在相关文章指出,一些工作室还会通过一系列联动进一步避税,“如将片酬打入工作室后,经由专业人士的操作,将该笔钱款以理财或者投资的名义转入到该艺人成立的某家公司,随后再转入到该艺人参股的另一家公司,以实现最低的税点。”

      难怪明星会到处开设工作室,这背后藏着的是一笔数目可观的“经济账”,而这也成为部分明星、艺人逃税的重要手段。

      而如今,随着监管层层加码,国家加大了税务稽查力度,明星便又开始扎堆注销工作室。

      对此,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表示,如果艺人确实有刻意偷税漏税的行为,即使注销了工作室,也会受到惩罚:

      “如果是因为纳税人和扣缴义务人自己计算错误等失误,也就是主观上没有偷税抗税骗税意图时,没有缴或少缴税款,税务机关三年内可以追缴税款,还可以要求交滞纳金。有特殊情况,追征期可以延长到5年。如果主观上就是想少缴税或不缴税,又实施了相应的手段,这个时候是不受期限限制的,而且还得交滞纳金。”

    打赏Ta
    回复
    倒序浏览
广告
投放